宋代文同诞辰千年:浙博“千载清风”将展历代墨竹名迹

2018-10-27—2018-11-25, ​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

0       0

宋代文同诞辰千年:浙博“千载清风”将展历代墨竹名迹

展览时间:2018-10-27—2018-11-25

展览地点:​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

展览门票:

展览类型:展览

相关艺术家:​文同、李衎、赵孟頫、柯九思、倪瓒等

浙博年度书画大展“千载清风——古代墨竹名迹展”将于10月27日在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开幕,展出文同、李衎、赵孟頫、柯九思、倪瓒、王蒙、王绂、夏昶、石涛、金农等墨竹名迹38件(组)。除浙博馆藏外,还聚集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天津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的馆藏珍品。“千载清风——近现代名家墨竹展”也将同日在浙博西湖美术馆开幕。

今恰逢文同诞生一千周年,特展聚文同之后元明清三代墨竹名迹38件(组)于一堂。据浙博书画部相关人士介绍,此展一为纪念文同这位墨竹大家,二为体悟竹君之性情,三为追仰古贤之品格,四为观照自身之心灵。

竹之为物,其性不同于众木,不因寒暑而荣谢,不以四时而变化,风雨不惧,飒飒幽幽,劲不输于青松,曲可比于细柳,故寓君子于竹。

国人与竹的心灵交契,可上溯《诗》《礼》。自东晋王徽之说“何可一日无此君”后,“君”便成了竹的别称。后世百代,竹都以君子的形象存寓在人们的心中。古代文士爱竹、咏竹、写竹,将一切美好的品德与理想的人格都赋予竹。自唐人“君子比德于竹”,到宋人“其身与竹化”,视竹为与自身心灵相通的君子,人与竹的精神联系已达到“物我无间”的境地。

墨竹,又称“墨君”,起于唐而源流未审。北宋文同(字与可)、苏轼开文人写意墨竹之先河,其写竹不止于状貌,非图其外美,而以纯素之心体竹高洁之性。

后世画家,凡写墨竹,无不受到文同与苏轼的影响,无不对其推崇备至。金代王庭筠,元代李衎、高克恭、赵孟頫、吴镇、顾安、柯九思、倪瓒、王蒙等,明初王绂、夏昶,他们写竹,备竹子之法度神采,又饱含君子之气度品格,直承文苏之正脉。之后,陈芹、姚绶、文征明、陈淳、徐渭、朱耷、石涛、金农、郑燮等秉承文苏之风骨,融自己之心意,不同与可,却能“高呼与可”,为文人墨竹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墨君”也因此承载了更多的意象和更高的情志。传承是艺术得以延续的根本,但是它更感人的一面乃是其绝世而独立的精神,是其郁郁勃发、生生不息的生命状态。

文同其人

文同,字与可,号笑笑先生。西汉太守文翁之后,人称“石室先生” [ 文同祖先乃西汉文翁,文翁在蜀郡做太守时,创郡学,名“石室”。],又称“文湖州” [ 文同最后的官职是湖州知州,不过他沒有到任,在途中过世。]。

1.jpg

宋 文同 墨竹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本次展出复制品)

宋真宗天禧二年(1018)生于梓州永泰县(今四川盐亭永泰),神宗元丰二年(1079)以疾卒于赴任途中。哲宗元佑九年(1094)归葬于永泰故里。

比德于竹

古代文士咏物叹物必寄之以性灵,托之以高志,发之以情采。自然之物终有凋零,而吟咏之物历久而弥新。千百年来,竹都以君子的形象存寓在人们的心中,人们对竹的赞颂,从未止息。

竹被比作君子,自《诗经》始,“绿竹猗猗”等修竹之美的言辞被用来盛赞卫武公的君子之美。后东晋王子猷对竹啸咏,指竹道:“何可一日无此君耶!”从此,“君”成为了竹的别称。竹作为君子,被赋予君子的美德。魏晋时期,士人景仰的主要是竹姿态之天然、气质之超然。唐代提出“君子比德于竹”,竹被赋予几乎所有传统士人的美德。白居易谈竹四德:本固、性直、心空、节贞,比起前代的潇洒更多了一份济世的担当。北宋文同“朝与竹乎为游,暮与竹乎为朋,饮食乎竹间,偃息乎竹阴,观竹之变也多矣。”他与竹为友,日日俯仰林中之烟云,呼吸吐纳间,竹的操挺之姿、虚怀之德都潜化进他的心里。自然与人心相契,竹与文同“物我无间”。此时,竹与君子的关系比唐人“比德于竹”又更近了一步。

文同是文人墨竹的先行者,他将墨竹比作墨君,以“墨君堂”名其室。他与苏轼所提倡“寓意于物”等写意精神,对后世画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jpg

3.jpg

4.jpg

5.jpg

宋拓《西楼苏帖》(选页) 纸本墨拓 纵29.5厘米,横21.4厘米 天津博物馆藏

正脉相承

文同曾批评画坛的不良之风:“近世所习浅陋,寂然不闻其人,此亡它,盖苟于利而不自取重,其所为之,技尔。”文同画墨竹不仅仅为描摹竹子的样貌,而是“寓其神情于物象之中”,将竹的潇洒之姿、檀奕之秀融于心间,发至笔端。其笔下墨竹实质上是士大夫的人格化身。

同时,苏轼提出“无常形而有常理”,认为有常形的宫室器用,不可失形;而无常形的山石竹木水波烟云,不可失理。生命的状态变幻万千,只有在变化中体会到它不变的“常理”,不拘泥于外在的“常形”,把握住物象内在的生机、幻变的规律,才能在创作中得到极大的自由。

文苏之后,金王庭筠父子出。至元代,文人画大兴,墨竹在绘画门类占有显著的地位,名家辈出,如李衎、高克恭、赵孟頫、吴镇、顾安、柯九思、倪瓒、王蒙等。元以后直接承袭文苏绘画脉系的还有明初的王绂和夏昶。其中,王庭筠“时拈秃笔作幽竹枯槎”,李衎撰《竹谱详录》,赵孟頫提出“写竹还与八法通”、“作画贵有古意”等理论主张,吴镇力学文同三十秋,柯九思心摹手追,倪瓒云“余之竹聊以写胸中之气耳”、“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等,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从各个方面延续和丰富了文同与苏轼的艺术思想。

6.jpg

元 李衎《双钩竹图轴》 绢本设色 纵163.5厘米 橫102.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7.jpg

元 赵孟頫《兰石图轴》绢本墨笔 纵44.6厘米 橫33.5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8.jpg

元 顾安 《墨竹图轴》 绢本墨笔 纵62.9厘米,橫28.5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9.jpg

元 柯九思《清閟阁墨竹图轴》纸本墨笔 纵132.8厘米 橫58.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10.jpg

元 倪瓒《琪树秋风图轴》纸本墨笔 纵62厘米 横43.3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11.jpg

明 王绂《乔柯竹石图轴》纸本墨笔 纵54.7厘米 橫27.3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12.jpg

明 夏昶《戞玉秋声图轴》 纸本墨笔 纵151厘米 橫63.7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高呼与可

文、苏墨竹一脉,至明代王绂、夏昶之后,陈芹、姚绶、文徵明等人,以形写神,追求适意舒和、端雅渊静之意,正所谓君子之气,劲而不怒,逸而不散。同时又能兼备竹之法度神采,是文苏一脉正统的传承者。传承是艺术得以延续的根本,但是它更感人的一面乃是其绝世而独立的精神,是其郁郁勃发、生生不息的生命状态。明代的陈淳、徐渭,清代的朱耷、石涛、金农、郑燮,他们脱宋元墨竹之形貌,每每放浪形骸,不求形似,笔墨跌宕而摄人心魂。这些纵逸之笔,是画家心灵乃至生命的物化,虽然与文同的墨竹在表现上拉开了很多距离,但在本质上,是在文苏一脉所提倡直抒胸意的思想影响下而演变的一种艺术形态,是对“不求形似”、“寓人于竹”、“画以适吾意”等观念的认同与发展。其思想实质与文苏一脉无异。

明清文人的墨竹秉承文苏之风骨,融自己之心意,不同与可,却能“高呼与可”。“墨君”也因此承载了更多的意象和更高的情志。

13.jpg

明 陈淳 文徽明《兰竹石图轴》纸本墨笔 纵102.6厘米 橫34厘米 广东省博物馆藏

14.jpg

明 徐渭《竹石图轴》 纸本墨笔 纵122厘米 橫38厘米 广东省博物馆藏

15.jpg

明 朱鹭《竹石图轴》 绫本墨笔 纵147.9厘米 橫49.6厘米 浙江省博物馆藏

16.jpg

明 归庄《墨竹诗翰卷》(局部) 纸本墨笔 纵27.9厘米 橫678.2厘米 浙江省博物馆藏

17.jpg

清 朱耷《芭蕉竹石图轴》纸本墨笔 纵221厘米 橫83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18.jpg

清 金农《墨竹图轴》纸本墨笔 纵112厘米 橫30.6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展览目录

19.jpeg

(本文图文资料来自浙江省博物馆)

来源:澎湃新闻

小编:玉米烙

世界艺术鉴赏库 | 杭州弘雅 © 2016 浙ICP备1601794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51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