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30个专题
“问题画”(problem pictures)是流行于英国维多利亚晚期到爱德华早期(1895-1914)的现代生活叙事画,这种画类通常被视为延续维多利亚中期的叙事绘画(narrative paintings)传统,在艺术史上鲜少被严肃探讨。这个现今几乎被遗忘的画类,在爱德华时期每年举办的皇家学院展览中大受欢迎,且在英国现代美学发展过程中占有一席之地。“问题画”主要针对当代社会、政治、道德的焦点议题,例如:离婚法案、反犹主义、禁药使用(如古柯碱)、现代婚姻、母职、新专业阶级的出现,尤其是对女性的道德判断,经常描绘画中主角面对危机或丑闻爆发的关键时刻。此画类广受欢迎,因画面中叙述的细节引人入胜,激起观众破解谜团的好奇心。画中模棱两可的情节,不仅吸引观者在皇家学院展厅内热切地议论推测,也在报章杂志的传播中被不同背景的读者广泛讨论。当观众对每幅画思索、试图解读细节时,他们其实关注的是爱德华时期广被争议讨论的种种社会议题。
2020-03-16 西方绘画
在文艺复兴画家的笔下,圣人们似乎更加“日常化”了呢!从宗教绘画的描绘中,除了能观察到现存文艺复兴时期器物之使用,我们亦可从画作中应证当时不同场域中进行的活动分别为何:上篇提到的接待厅,多描绘《迦纳的婚礼》、《最后的晚餐》等主题;中篇解说的书房,常出现的圣人为圣杰洛姆,《书房中的圣杰洛姆》便是画家喜爱的绘画题材;而常见表现“卧室”场景的宗教画作品,则以《圣母诞生》(Birth of the Virgin)、《圣母领报》(Annunciation)等,刻画出圣经女性人物、且从事较私人活动的故事情节。文艺复兴时期的“卧室”(camera)是整栋房子中放置最多件奢华家具的空间。卧室常是当时意大利人招待亲朋好友与贵客的地方,甚至有时候也会在这里洽谈商务事宜,由此可见,文艺复兴时期的卧室比现代人的卧室要来的开放许多。卧室以巨大尺寸的床为中心,这种床至少可容纳三人以上,床架顶篷往下悬挂的窗帘布幔环绕着床身周围,以便保持床铺的温暖和提供隐私性的隔间。房间主人通常在画作、雕刻中,呈现舒适的倚靠在垫子、枕头上的姿势,以座落置高点的霸气位置来迎接来访的客人。
2020-01-08 西方绘画
关于接待厅的功用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居家生活(上篇)》已经谈了许多,但其实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居家空间中并没有特别规画出”饭厅”空间,而是在接待厅摆设桌椅,全家人一起聚在这里吃饭。接待厅内常有一种特殊的家具——餐具柜(credenza),这个橱柜原先被用来作为分配食物与切肉的平台,命名源自”尝味者”(taster / credenziere),为了确保食物没有被下毒或污染,仆人们会在这个橱柜前先尝过食物,确定没问题后,才会把分配好的佳肴端上主人的餐桌。逐渐地,餐具柜变成陈列高级餐盘银器或奢侈品的展示柜,并且成为家庭接待厅的一个重要装饰性物件。
2020-01-08 西方绘画
说到文艺复兴,艺术史三杰——达文西、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大家都马上琅琅上口,好的,今天不跟你们歌颂这些大师杰作多么了不起。除了文艺复兴大师杰作,你知道这些大师身处的十五世纪意大利,人们生活的样貌是长什么样吗?文艺复兴时期,人们通常以大家族为单位一起居住,而服侍家族的奴仆也会住在同一栋房子内。房屋通常是地上三层楼加地下一层储藏室的构造:地下储藏室是保存易腐坏食物与放置杂物的空间。地上一楼有庭院与凉廊,还有储存柴火、酒水、食物等生活必需品的储藏室。二楼则是主人的日常居住空间,通常第二层的布置与装潢最华丽气派。空间分配上,前半部为开放的接待厅、书房、收藏绘画和珍贵物品的房间,后半部则是私人性质的卧室、起居空间。传统规划上,厨房设置在顶层的三楼,方便排放烹煮食物时所产生的废烟,而服侍的仆人们住在三楼或是加盖的阁楼。
2020-01-07 西方绘画
艺术家拥有选择题材的新自由,助长了另一个绘画部门——风景画。在这以前,它一直被视为一个次要的艺术支派,人们更不会尊奉靠描绘乡间别墅、园林或如画地点等景致维生的画家为艺术家。而透过十八世纪晚期的浪漫精神,多少改变了这个态度,伟大的艺术家始将此类型的画提升至一新地位,作为其生命目的。
2019-12-31 西方绘画
风景或地景(Landscape)在西洋艺术史中,是一个明确的概念及类别。一般多视十七世纪罗伦(Claude Lorrain)或普桑(Poussin)的作品作为经典的表现。另有威尼斯画家加尔第(Guardi)或坎纳列多(Canaletto)的运河风光,也是西洋风景画早期的代表。十七世纪的荷兰发展了迥异于巴洛克风格的艺术,表现平原、河岸,且天空常占据画面近四分之三的比例。然而,有些学者不认为十七世纪是风景画类的起始。研究文艺复兴艺术的学者,关注当时绘画里仅做为背景的零星风景摹写,于南北方皆有发现(此处南北以阿尔卑斯山为界;南方旧教、北方新教)。在南方,从马萨齐奥(Masaccio) 到法兰切斯卡(Francesca)的作品,都有具体的风景摹写,组构出可以辨认的一个空间。在北方,以范艾克(Van Eyck)为首的极细腻画风,连远处的树木山陵或建筑细节,都清楚呈现,蔚为风尚,后进画家皆努力模仿之。
2019-12-23 西方绘画
一般认为20世纪初的英国艺术几乎和欧陆的前卫艺术分隔,直到罗哲·弗莱(Roger Fry, 1866-1934)1910-11年在伦敦格拉夫顿画廊(Grafton Gallery)举办《马奈与后印象派艺术家》(Manet and the Post Impressionists)展览,为艺术界带来震撼性的冲击,英国大众才第一次接触法国现代艺术。其实在此展览出现前,已有不少英国艺术家透过旅行、个人交游、展览,与欧陆现代艺术互动,并进一步在伦敦推动现代艺术运动。华特·席克特(Walter Richard Sickert, 1860-1942)在1907年发起非正式的菲兹罗伊街画会(Fitzroy Street Group),提供艺术家一个交换艺术理念与新讯息的场域。他们一同在画会里创作、相互切磋探讨:印象派的色彩、点描派的分光理论与技法、野兽派强烈原色的平涂、后印象派的装饰形式,作品主题围绕当代生活与城市。 19世纪晚期,为抗衡守旧皇家学院而成立的新英国艺术协会(New English Art Club)愈趋保守,开始拒绝接受菲兹罗伊街画会这群具有革新创作理念和风格的艺术家。在席克特的鼓舞与主导之下,画会核心会员于1911年成立另一个期望与新英国艺术协会相匹敌的组织:肯登镇画会(Camden Town Group)。
2019-12-23 西方绘画

世界艺术鉴赏库 | 杭州弘雅 © 2016 浙ICP备1601794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51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