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72个专题
五代的半个世纪(907-959),从多彩多姿的唐代和成熟的宋代看来是一个重要的过渡时期。大约有三个主要的“渡口”,一是开封,二是成都,三是南京。由于中唐以后发展的许多中心地区的文化,开封、洛阳、长安不必说了,就是南京、扬州、福州、广州,也有较高的发展。因此五代的文化活动就有了广大的群众基础。作为造型艺术的绘画,也就有了相应的发展。例如:各种画体的分工,也更加明确起来了。大体说,开封是山水画的中心,成都是花鸟画的中心,而南京是人物画的中心。同时,成都和南京还开始了“画院”的设置,御用的专业画家也逐渐加多了。人物画家在五代的表现是比较精彩的,原因是山水、花鸟还比较年轻,还正在借鉴人物画现实主义的优秀传统创造经验。而人物画家即以南唐而论,周文矩、高太冲、王齐翰、顾闳中诸家的造诣,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较之山水、花鸟确是高一等的。传为周文矩的《琉璃堂人物图卷》和传为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卷》(北京故宫博物院绘画馆藏),都是祖国的瑰宝,杰出的名迹。尤以《韩熙载夜宴图卷》,绘影绘声,发挥了中国人物画高度的技巧。
2020-08-20 中国绘画
世上最遥远的爱情,莫过于认真努力的牛郎与真情相依的织女,他们因为违反了天律,因此每年仅能在农历的七月初七,于鹊桥上相会。而这被迫分隔的期间,又有多少说不尽的哀曲与道不尽的悲情呢?因此,这也成就了中国千年以降,袭卷亚洲地区的凄美爱情故事。甚至是日本知名浮世绘画师月冈芳年及世界文化遗产颐和园上的长廊,都对其有所描绘。不过,现在我们看到有关描绘七夕爱情的图像,多半都是19世纪中旬之后的作品,而其参考的文本来源,可能是东汉之后的文学家加入自身的想法,再经由历代转译后的版本。最初古人对于七夕习俗描述,可能并非是爱情。如果我们观看一些经典的中国古代绘画,了解当时的生活型态,我们就会知道该节日是对于女性工作技能专业化象征的期许。
2020-08-13 中国绘画
扇子,在中国有非常古老的历史。出于招风取凉、驱赶虫蚊、掸拂灰尘、引火加热种种需要,人们发明了扇子。从考古资料方面推测,扇子的应用至少不晚于新石器时代陶器出现之后,如古籍中提到过“舜作五明扇”。但有关图像和实物的发现却较晚。目前所见较早的扇子形象是东周、战国铜器上刻画的两件长柄大扇,以及江陵天星观楚墓出土的木柄羽扇残件。从使用方面看,由奴隶仆从执掌,为主人障风蔽日,象征权威的成分多于实际应用。
2020-07-28 中国绘画
以前在农村,养猫是为捕鼠,养狗是为守夜。今天的城里人,基本上都是将猫儿狗儿当宠物养了。笔者觉得宠物的历史其实就是人类社会的进化史,猫、狗的驯化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但猫、狗被人类选中饲养,是因为猫有捕鼠的技能,狗有守夜、狩猎的技能,远古人不可能有闲功夫养一只宠物来争夺有限的口粮。别看今天的欧洲人将宠物狗当成家庭成员看待,在中世纪,欧洲养狗同样是出于功利的需要。十三世纪的欧洲哲学家大阿尔伯特警告说:“如果想让狗看好门,就不能给它喂人吃的食物或者经常爱抚它,否则狗在看门的时候,总是一半心思在向主人讨好吃的。”宋朝的文化人说猫儿“知护案间书”,中世纪的欧洲人也认为猫可以保护教堂的圣餐。
2020-07-20 中国绘画
城市水果市场的发达,直接反映了宋朝市民对于水果的消费需求。我们今天习惯在餐后享用几片水果,宋人也是如此,你到高端一点的酒店吃饭,“凡酒店中不问何人,止两人对坐饮酒,亦须同注碗一副,盘盏两副,果菜碟各五片,水菜碗三五只”;“虽一人独饮,碗遂亦用银盂之类,其果子菜蔬,无非精洁”。在讲究享受生活的士大夫宴席上,水果更是必备的。有一位名为张镃的文人,在他的《赏心乐事》中记述了一年四季的果品宴会:四月,玉照堂赏青梅、餐霞轩赏樱桃;五月,听莺亭摘瓜、清夏堂赏杨梅、艳香馆赏林檎、摘星轩赏枇杷;六月,霞川食桃、清夏堂赏新荔枝;七月,应铉斋东赏葡萄、珍林剥枣;九月,珍林赏时果、满霜亭尝巨螯香橙;十月,满霜亭赏蜜橘。
2020-07-14 中国绘画
有人考证出“玩具”一词产生于宋代,见南宋《梦粱录》:杭州人家给孩子“抓周”,会摆上“父祖诰敕、金银七宝玩具、文房书籍、道释经卷、秤尺刀剪、升斗等子、彩缎花朵、官楮钱陌、女工针线,应用物件并儿戏物”,然后“置得周小儿于中座,观其先拈者何物,以为佳谶”。供孩子“抓周”的物件中就有玩具。玩具作为一种普通的商品普遍出现于市场,也是在宋代。我们今天翻开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吴自牧《梦粱录》、周密《武林旧事》、耐得翁《都城纪胜》与署名“西湖老人”的《繁胜录》,可以发现宋代城市已经出现了成熟的玩具市场,销售的玩具可谓琳琅满目。
2020-07-10 中国绘画
端午节所在的五月被视为“恶月”,是因为人们相信这个季节鬼怪邪灵出没频繁。因此辟邪是所有端午习俗中最核心的内容。医药是去除邪气、保证健康最重要的途径,因此端午也成为采药的季节。甚至于,人们相信,只有在五月五日午时所采的药草或制作的药品才最能具有治病辟邪的药力。端午的绘画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恰是用视觉效力而达到避邪的目的。
2020-06-17 中国绘画

世界艺术鉴赏库 | 杭州弘雅 © 2016 浙ICP备1601794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51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