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展百年女性抽象画作:比如波洛克妻子,贡献并不亚于其夫

,

0       0

伦敦展百年女性抽象画作:比如波洛克妻子,贡献并不亚于其夫

展览时间:

展览地点:

展览门票:

展览类型:新闻

相关艺术家:

有一些展览是可以改变一个人对于艺术的品位的,“画布上的抽象艺术”就是这样的一个展览。这个展览分别在英国伦敦维多利亚米罗的两处画廊同时举办,展品囊括了一个世纪以来从早期的构成主义到后数字时代的代表性抽象艺术作品,每一件作品都由女性艺术家创作。可以说,这是一个罕见的历史性展览。

艺术史上充满了形形色色名垂千古的白人老头,即便是现代抽象艺术也不例外——我们看到的不外乎就是康定斯基、杰克逊·波洛克、马克·罗斯科等的作品,而女性抽象主义画家则几乎完全消失在公众视野中,就好像女人们从没拿起过画笔似的。“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处编译的是英国《卫报》评论员劳拉·卡明对于此展的评论。

此次于伦敦维多利亚米罗画廊举办的“画布上的抽象艺术”展览不仅强有力地声明了女性抽象主义画家在艺术界占有一席之地,更进一步表明她们在创作过程中孕育了目前市场上最好的抽象主义作品。就像李·克拉斯纳(杰克逊·波洛克的妻子),作为一个长期以来在艺术史上好像无足轻重的艺术家,此次展览中她的任何一件作品都能证明她对抽象主义艺术的贡献绝不亚于她的丈夫。

1.jpg

《The Farthest Point(最快的点)》,李·克拉斯纳,1981年

在两个维多利亚米罗的画廊里有太多值得欣赏的佳作了。坐落于Wharf Road(码头路)上的那一个主要展出的是近期由女性艺术家创作的抽象派作品,其中有Loie Hollowell扭曲视觉的波普艺术,Dala Nasser用药物污垢包裹着银纸而呈现出的惊人脆弱之美,Etel Adnan作品中的优雅沉静,Fiona Rae作品中的可爱光泽……在梅费尔画廊,你将看到更早以前由李·克拉斯纳,Lygia Clark(巴西艺术家),Helen Frankenthaler(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等人创作的抽象艺术作品。

除此之外,“画布上的抽象艺术”还展出了一些名气稍小的艺术家的作品。整个展览营造了一种仿佛被人遗忘的乡村博物馆的气氛,就好像是一个匿名的艺术收藏大师突然向世人揭开了他私人拥有的抽象艺术的秘密收藏。

“画布上的抽象艺术”同时也证明了艺术界存在制度性的偏见。在这个展览上,观众将看到如此之多的由女性创作的出色的抽象艺术作品,而她们的名字却并不为大众所熟知,甚至是被遗忘、被忽视的。当你走过展厅,慢慢欣赏这些无与伦比的作品时,你很可能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听过这些作者的名字。

在英国各处博物馆所展出的抽象派画作,几乎都是康定斯基、马列维奇、蒙德里安、波洛克、马克罗斯科的作品,以及Barnett Newman(美国艺术家,抽象表现主义的主要人物之一,也是色域画家最重要的人物之一),Richard Diebenkorn(美国画家),Cy Twombly(美国画家,雕刻家和摄影师)——无一例外都是男性艺术家。如果运气好的话,你或许能欣赏到艺术成就绝不亚于Cy Twombly 但却常常被忽视的Joan Mitchell(美国“第二代” 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和版画家), Bridget Riley(英国画家,是欧普艺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以及前所未见的草间弥生等这几位“例外”的杰出女性艺术家的作品。

2.jpg

海达·斯特恩

就拿出生在罗马尼亚的画家海达·斯特恩来说,她是“The Irascibles (易怒者)”这张标志性照片中唯一的一名女性。“The Irascibles”是指1950年美国的一群抽象艺术家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抗议当时的大都会博物馆所持有的保守主义审美倾向,随后媒体报道了这次抗议活动,并拍摄了一张抗议者的集体照片发表在《生活》杂志上。这张照片中除了海达·斯特恩之外,还有波洛克、马瑟韦尔(美国画家,版画家和编辑),德库宁(荷兰抽象表现艺术家)等人。作为其中唯一的女性,这张照片对海达·斯特恩产生了宿命般的影响力。“对于大众来说,那张照片的知名度远远超过了我80年间的艺术成果。”她曾这样说道。

3.jpg

《无尽的海市蜃楼》,海达·斯特恩,1963年

在维多利亚米罗画廊,你将看到海达·斯特恩最令人赞叹的作品之一。画布上层层散落着几条色彩明丽的水平线条,与背景中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各种白色、奶油色和灰色形成对比,共同演绎出了连绵不绝的海岸线向远处无限延伸的视觉体验。在抽象绘画中,水平线往往象征着地平线,而斯特恩进一步放大了这种艺术化的浪漫视觉效果,在她的脑海中创造了无穷无尽的海市蜃景,并在画布上描绘出了这种在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美丽景象。

斯特恩曾与她的“易怒者”同僚们以及许多其他美国知名艺术家如Joseph Cornell(美国艺术家和电影制作人)和Jasper Johns(美国画家,雕塑家和版画家)一起在贝蒂·帕森斯画廊举办过展览。贝蒂·帕森斯本人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女性艺术家。如果你认为贝蒂·帕森斯仅仅具有不断发掘艺术界新星的慧眼,那么你或许应该看看她本人的作品《冬末》,土黄色和深绿色的曲线互相交错,迸发出旺盛的生命力——或许生活就和艺术一样,世界的表面总是波澜翻滚起崭新的生命。

4.jpg

《剪影》,Paule Vézelay,1938年

在这个展览上,观众还将看到Paule Vézelay的作品,她是英国最早的抽象派画家之一。她于1892出生于布里斯托尔,在早年的一次去往巴黎的旅行中,她将自己平凡乏味的英文名改为Paule Vézelay。观众将在展览上看到她于1938年创作的《剪影》——在画布上,一些形态奇异的生物体,让人联想起植物、水果甚至是感叹号,群青色、黑色和苍白的画布相呼应,这一系列物体仿佛在你眼前陡然起舞。战争爆发后,Paule Vézelay没能随身带走这幅画,好在这幅画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可惜的是,她的很多作品都在战争中损毁或流失了。

5.jpg

《Winter Figure with Black Overhead》,海伦·弗兰肯塔勒,1959年

直到1983年,Paule Vézelay已90岁高龄时,她才在泰特美术馆举办了自己的第一次公开展览。在那之后的第二年,她就去世了。与她有着相似经历的还有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海伦·弗兰肯塔勒。尽管弗兰肯塔勒发明了色域绘画,并被公认为是战后抽象艺术领域的代表性人物,但直到她死后,才在现代艺术博物馆获得了一席之地。在这个展览上,观众将看到海伦·弗兰肯塔勒更为狂野的作品,比她具有代表性的“侵泡染色”绘画更具有书法美感和视觉冲击力。

此次展览还展出了一些相对而言几乎不为大众所知的艺术家的作品。例如比利时画家Ilse D’Hollander的画作(她也是法籍俄裔画家Nicolas de Stal的追随者之一)。Ilse D’Hollander的油画中多以直线形状和单调的色彩为主体,透露着庄严肃穆的美感。在29岁时,Ilse D’Hollander自杀身亡。还有美国抽象艺术家Howardena Pindell的作品,她因其在绘画中使用非传统材料而闻名,包括字符串,香水,闪光和明信片,并创造出了一种更具立体感和更个性化的点画形式。以及视觉艺术家Jay DeFeo的作品《白水》,是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用液体涂料和泡沫在画布上进行刮面而成的。能够在伦敦看到所有这些人的作品,可以说是史无前例、意义重大的。

6.jpg

《无题》,Ilse D’Hollander,1995年

7.jpg

《无题》,Howardena Pindell,1971年

8.jpg

《白水》,Jay DeFeo,1989年

当然展览中也不乏那些较为知名的女性抽象艺术家的作品。例如早已享誉世界的李·克拉斯纳,知名的英国画家Prunella Clough 、Sandra Blow和上个月刚刚离世的Gillian Ayres,以及国内民众较为熟知的草间弥生。还有俄国抽象画家Liubov Popova。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和版画家琼·米切尔和她的作品《红树》也出现在此次展览上。

9.jpg

《红树》,琼·米切尔

10.jpg

《September North China Sea (九月的北海)》,Pat Steir,(1994-95)

展览中,最令人惊讶的或数美国艺术家Pat Steir的那幅美丽的“September North China Sea (九月北海)(1994-95)”,由纯粹的重力和液体制成的一连串墨点被挥洒在棕色的画布上, 书法,雨水,水彩画,代表中国的新红色位于画面中央。这幅画蕴藏着广阔的文化、地理和气候元素。 Steir现年78岁,仍然在创作出杰出的作品。

总的来说,观众将体验到一次非常老派的观展经历——完全沉浸在作品本身和对它们的审美过程里。虽然“画布上的抽象艺术”是一次专为女性抽象艺术家特别策划的展览,但观众并不能仅仅根据这个展览就简单地得出“女性艺术家是如何作画的”这样的单一结论,相反,这个展览的目的在于让观众在离开时能够真正理解“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完全值得获得与男性艺术家同等的关注”。

“画布上的抽象艺术”在维多利亚·米罗梅费尔画廊和维多利亚·米罗码头路画廊分别展览至6月16日和5月19日。

(此文编译自卫报评论家劳拉·卡明的“Surface Work review – women abstract artists dazzle in historic show”一文)

来源:澎湃新闻

小编:玉米烙

世界艺术鉴赏库 | 杭州弘雅 © 2016 浙ICP备1601794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5182号